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 >

赵本山感叹衰老不敢照镜子 话家常说哭崔永元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08 12:12

赵本山参加《小崔说事》录制

他对着镜子瞅了半天,一把撕掉了化妆师刚粘上的双眼皮。这是昨天赵本山在候场《小崔说事》前的一件没人留意的小事,徒弟们散在他身边,即使看到了也不敢过问。后来在节目中,赵本山主动说起了化妆间这一幕,隐隐流露些许感伤。“我就是越来越感觉到年龄啊!现在有时候不敢照镜子,不照镜子觉得还挺年轻,一照镜子就伤心。特别早晨一起来,上下眼皮像蛤蟆似的,眼袋也下来了。刚才给我化妆,粘着个双眼皮眼睛还是肿。后来我一揭,再看,还是自然点好,自然点好……”

昨天下午,本应参加央视春晚第三场彩排的赵本山,应主持人崔永元邀请,携《乡村爱情》中的“刘大脑袋”刘流、“谢大脚”于月仙、“谢广坤”唐鉴军、“刘能”王小利、“王天来”小沈阳及其“家长”沈春阳参与《小崔说事》录制。

曾经两度搭档小品,小崔和本山大叔是称兄道弟的好哥们,言语间没太多避讳,有真情,有欢笑,句句精辟实在,动情处,占尽主场优势的小崔甚至被本山大叔说到落泪。这一场《小崔说事》的聊天,比起俩人合作的春晚小品精彩十倍。

说春晚 女儿问:我重要?春晚重要?

春晚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彩排阶段,也是赵本山一年中最纠结的日子。和赵本山一起演过两年小品,崔永元坦言,“其实我和本山、丹丹一起排练,高兴的时候不太多,因为老在那儿绞尽脑汁,本山在这件事上还真是较真儿,有时候观众真会觉得都到这个份上了,你随便上春晚随便带上谁,随便比划比划,大家都会高兴。但他好像特别把这当个事啊。”

赵本山点头称是,虽然每年春晚前他都要倒一倒苦水,但压力并没有随着日久经年而稀释。他说:“这种压力只有我自己能明白。不到过年的一两个月我不会想这件事,因为一想我就会非常难过。我这个人就怕别人把我放在一个高的位子上,这很耽误事。我有过云山雾罩的时候,自己刚火那一段时间,心里头也是飘,过去的命运实在是,跟我现在的参照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但我心里头没有变,我心里还是经常能梦到我最苦的时候。”

《乡村爱情》里的谢大脚,戏外赵本山的小姨子于月仙忍不住插话。“三十那天晚上,大家欢聚一堂笑过之后都在煮年夜饺子,开心的团聚,或者洗洗睡的都休息了。我姐夫每年都是在路上长途奔波赶回沈阳,天亮才到家。他女儿妞妞问他,你觉得春晚重要,还是我跟哥哥重要?他说,当然是你们重要了。他女儿说爸爸你根本没有说真话,从我跟哥哥出生到现在(13岁),从来没有一次,你陪我们过三十,你都在那给全国人民演小品,所以事实摆在那儿,就是春晚要比我们重要。”

说小崔 为他和朱军老费心了

来《小崔说事》,少不了聊小崔。赵本山先是把这位好朋友狠狠夸了一通垫底,继而言及自己为小崔可费了不少心思,帮小崔治抑郁症,劝他和朱军之间化解误会。很多甚至当事人都不了解的始末原委一一道来,说得崔永元不禁拭泪。赵本山说:“我们俩私交甚好,我知道他的为人,他很纯朴。他做了《实话实说》,好多实话说不出来,后来憋屈了,然后就得抑郁症了。我听说他得抑郁症的时候非常着急。说心里话,我小品为什么找他?是正因为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白天在一起排,丹丹天天有俩小时就开导他。后来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说得抑郁症,我就觉得这人是好了,如果不好了,是不承认得抑郁症了。”

说到崔永元的病,赵本山又说起央视另一位名嘴朱军,以及他和崔永元的矛盾。“有一次在白岩松家喝酒,朱军直接跟我说,你从来就没瞧起过我。我说确确实实我喜欢白岩松和崔永元,我不喜欢你,我就很直。他说为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不喜欢你。你的《艺术人生》我非常爱看,那是开始的时候。现在呢,我不爱看了。他又问为什么?我说你把前几期找回来看看,那时候你还没有咄咄逼人的状态。”

自这番肺腑之言后,赵本山和朱军成了朋友,有次聊起与小崔的误会,朱军哭了。“喝酒,聊聊他就哭。朱军很少流眼泪,就是在这个事上过不去。我说你不要这样,我说你一定要想开。我说当时小崔他心里头是有点矛盾的时候,一个人在有病的时候,你要跟他计较,你不也是病人嘛。我说万一说的不是你,你较真干嘛,没说你呀。他说我觉得像我。他俩第一顿饭是我叫到一起吃的,酒端起来喝一杯酒。我说人生啊,最大的计较是利益,我们太在意名利了,到最后心里产生矛盾了。其实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不是别人。因为你自己想不开才瞅对方不舒服,你要是照镜子经常看自己不舒服,你瞅别人就都好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