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廷琛慌了。

  他火急火燎地冲进院子,夜色沉沉,檐下的一排灯笼照亮了院落。

  梨花树秋千上,青衣少女姿态狼狈。

  衣衫凌乱、青丝委地,一只白嫩纤细的脚踝被绑在秋千上,麻绳磨破了肌肤,隐约可见沁出的暗红血渍。

  她在细声啜泣。

  萧廷琛呆若木鸡。

  他竟然把苏酒忘了!

  他心头升起一股害怕,莫名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好容易按捺住那股害怕,他故作深沉地走到秋千架旁,面无表情地把苏酒解开。

  苏酒浑身僵硬发麻,刚落地,就虚弱跌倒。

  因为衣裙被撕破,跌倒时春.光半.泄,两条白嫩细腿若隐若现,晶莹圆润的脚趾紧紧蜷起,娇嫩漂亮得令萧廷琛目不转睛。

  苏酒捂住破碎的衣襟,浑身轻颤得厉害。

  这狗贼一跑就是两个时辰,她被丢在秋千架上,想喊人又怕被人发现自己这副狼狈样,只能在寒风中生生熬到他回来!

  她连晚膳都没吃,肚子都饿坏了……

  少女眼圈绯红潮湿,勉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寝屋走。

  萧廷琛跟在她身后,绞尽脑汁地转移她的注意力,“容谣事情败露,惹来皇上震怒。皇上责怪容相教女无方,让他在家中休息一年。并且,让萧廷修暂代丞相之职。苏小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酒哽咽,连一个字儿都不想跟他说。

  她回到寝屋,裹上绒毯,抱着热茶坐在焱石床上。

  焱石床和热茶驱散了周身的寒意,让她轻颤的身体渐渐平复。

  萧廷琛在她身侧坐了,搂住她的细腰,“这意味着,咱们将有一年的时间来架空容家在朝堂里的势力。好妹妹,容家完了。”

  少女低着头。

  鸦青长发垂落在腰间,衬得她娇小纤细。

  烛火跳跃,她声音清寒:“容家完没完我不知道,但是萧廷琛,你完了。”

  萧廷琛:“妹妹可是怪我把你绑在秋千架上?这叫情趣,夫妻之间都是这样玩的。不信你去问问晓寒轻,她花样更多。”

  苏酒鹿眼中含着两包泪,使劲儿捶了他一下,“萧廷琛,你最讨厌!”

  萧廷琛死皮赖脸地搂住她,“乖,以后我不乱来了好不好?你不喜欢秋千,咱们就不用秋千。我寻思着书房不错,里面不少东西都能充当道具——”

  话音未落,苏酒发脾气,把他撵了出去!

  萧廷琛抱着被褥和枕头,孤零零站在檐下。

  面对锁住的屋门,他舔了舔唇瓣,特别委屈。

  像是被赶出家门的大狗。

  不过他脸皮厚,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他一边叩门,一边滔滔不绝:“苏小酒,究竟你是雍王府的主子,还是我是雍王府的主子?你长本事了,竟然把孤赶出寝屋,你罔顾家法,罔顾三从四德,孤要休弃你!”

  正在更衣梳妆的苏酒,简直被他气死。

  这个狗贼,每次自己做错事,却总有本事把锅扣到她头上!

  她哑声喊道:“要休便休,难道我还赖着你不成?!休了我,我嫁个更好的!”

  萧廷琛:“苏小酒,这可是你说的。你开门,我要写休书!”

  苏酒不忿地打开门,“你写,我看着你写!”

  萧廷琛颠颠儿地抱着被褥枕头挤进来,把东西一股脑儿扔床上。

  他三下五除二褪掉外裳、踢掉靴履,灵敏地钻进被窝。

  然后就赖在被窝不出来了。

  苏酒:“……”

  有的人虽然脸皮厚,但好歹是要脸皮的。

  可萧廷琛不一样,他是连脸皮都不要的。

  她捏着小手绢,望着榻上那一大坨隆起,泄气得很。

  再这样下去,她大约会被萧廷琛活活气死。

  她揉了揉饿扁的肚子,实在不愿意再搭理这个狗男人,红着眼圈去厨房找吃的。

  帐中,萧廷琛掀开被子,长长松了口气。

  雍王府还算风平浪静。

  容府中,却已掀起轩然大波。

  容府厅堂。

  容夫人趴在花几上,哭得不能自已,“徵儿被罢官,连你也要赋闲在家,这日子可怎么过?!”

  她突然起身揪住容相的耳朵,“没用的蠢货!你求皇上不行,就不能去求求太后娘娘?!姑母一心为了容家,她肯定舍不得让容家受委屈!”

  容相嗷嗷叫痛,“姑母在长云山佛庙闭关修行,我哪里敢去打扰?”

  容夫人松手,又趴到花几上大哭。

  容谣心乱如麻。

  她犹豫地望向对面,“弟弟,你倒是赶紧想个主意啊。”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面无表情地吃茶。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他身上,他连眼皮都没抬。

  容夫人哭着握住他的手,“徵儿,咱们家只能靠你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容徵拂开她的手。

  他放下茶盏,嗓音轻慢:“你们以为容家之祸,当真是萧廷琛造成的?”

  容相急忙道:“肯定是吴嵩指使萧廷琛干的!萧廷琛是太子的走狗,他想帮太子打压容家!”

  容徵嗤笑。

  众人对视几眼,容谣试探道:“弟弟,你笑什么?”

  “容家的过错,说小不小,说大也不见得有多大。只是皇上厌恶咱们容家把持朝政多年,才借此机会,敲打咱们家。”

  容相惊讶,“竟是皇上的意思?!”

  容夫人急忙又问:“那咱们现在要怎么办?”

  容徵闭上眼,“诸位皇子逐渐成年,长安城的内斗必将精彩绝伦。置身事外,才是保全容家最好的办法。这场暴风雨史无前例的凶险,文武百官将无一幸免。趁着暴风雨来临之前退出权力中枢,是最明智的抉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最新章节,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