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利比亚惊魂七日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08 12:10

昨日下午3时30分,西安咸阳国际机场2号航站楼出口,怀着8个月身孕的叶婷带着4岁的女儿娜迪亚,正满怀期待又有点忐忑不安地等待丈夫铁亚涛归来。后者是陕汽集团进出口公司驻利比亚办事处的营销人员,在经历了近两周的煎熬后,他和3名同事终于要到家了!当拖着行李箱、戴着黑框眼镜的丈夫微笑着出现在她眼前时,记者听到叶婷心疼地说“瘦了……”,女儿娜迪亚更是紧紧抱住爸爸不撒手,还有不少家属更是激动落泪。从2月20日到昨天,近两周的担心和期盼,终于有了最圆满的结果。

半夜惊醒 一群暴徒烧了5辆车

当地时间2月20日深夜12点,胡姆斯(利比亚首都以东)陕汽维修站,正在熟睡的铁亚涛等4人突然被外面的喧闹声惊醒。“我们看到隔壁中铁十一局六公司外面聚集了二三十名暴徒,手里拿着木棒、铁棍等工具,正在冲击大门。”铁亚涛回忆说,暴徒们闹了半小时,看一时冲不进去,就点燃了陕汽停放在外面的五辆车,并很快发生爆炸。接着,他们又用抢来的油罐车冲破大门,六公司80余名员工奋力抵抗,终于将他们撵走。但对面的三公司大门被冲破,两间板房被烧毁,财物被洗劫一空,人员因为跑得快才没出事。暴徒们乘着抢来的两辆车,沿着铁路又唱又跳地扬长而去。

受困5天 晚上不敢开灯

由于形势严峻,胡姆斯中资机构当晚就向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汇报了情况,并积极进行自救。2月21日上午,在六公司及当地翻译的帮助下,铁亚涛等4人安全转移到30多公里外的日立屯中铁十一局驻地。“那边情况也不太好,当天下午外面聚集了三四十辆小车,围着大门乱转。”铁亚涛说,当时驻地加上他们4个总共才21个人,形势岌岌可危。中铁十一局领导闻讯,果断借调附近单位100多名建筑工人,带着自卫工具前来支援,情况终于稳定下来。

由于通讯信号中断,在日立屯的5天里,他们只能靠断断续续的网络和仅有的几部卫星电话与外界保持联系。“晚上不敢开灯,怕歹徒发现有人,白天只能吃两顿面包稀饭。”铁亚涛说,由于聚集的人员越来越多,招待所由一个房间住四个人到最后打起了地铺,一条不到30厘米的面包4个人分着吃,水、食物和燃料等物资一度吃紧。虽然情况艰难,但聚集在日立屯的千余名同胞没有任何不满和骚动,在大使馆和中铁十一局的帮助下,大家同舟共济积极开展自救,或托当地人去附近商店买食物,或冒着风险从附近驻地调集物资,食品和燃料短缺两天后就得到缓解。

艰难出关 300公里设卡30多个

2月26日早上,困守日立屯5昼夜的同胞终于迎来返程曙光。当天一大早,3名荷枪实弹的大使馆工作人员穿过骚乱地区,带着所有人的护照来到十一局驻地。下午1点半,45辆陕汽自卸货车满载1338名同胞向突尼斯边境集结,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短短300公里路程居然走了12个小时。“当地人设置了30多个关卡,每到一处都要检查。”陕汽售后人员陈静峰说,一路上他们频频听到枪声,每个关卡都能看见装备坦克、重机枪和冲锋枪等武器的当地武装。“手机卡、相机卡、U盘等存储工具一律没收,防止情况外泄。”

虽然关卡重重,但当地武装人员并没有为难中方人员,27日凌晨2时许,队伍终于安全抵达突尼斯杰尔巴岛边境。“当时气温只有三四摄氏度,好多人裹着被子饿着肚子等通关。”陈静峰说,在等待办理出关手续的过程中,联合国和其他一些国际人道组织为他们免费提供了面包和热饮,还有安保和医疗等服务。下午6时许,在中国驻突尼斯大使馆和国防部的帮助下,一行人终于安顿在杰尔巴岛酒店,一周没能洗澡的铁亚涛终于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最让他们感动的是,有十七八个人因为情况紧急没有携带护照,我大使馆特事特办只要是中国人就开了回国证明。

3月2日凌晨1时30分,铁亚涛和他的同事随队在酒店门口集合,6点半飞机从突尼斯起飞,途中经停乌鲁木齐和广州,历时近20个小时、飞行万余公里后,终于回到他们朝思暮想的家人身边。

■记者 胡利强 实习生 方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