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东方快车谋杀案》与当代善恶困局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5 17:48

  《东方快车谋杀案》与当代善恶困局

  文/李诗晨

  英国侦探小说女皇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最著名的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再一次被搬上大银幕,由英国著名舞台剧演员、导演肯尼斯·布拉纳(Kenneth Charles Branagh)执导,还亲自出演了大侦探波洛。

  2017版将阿婆原著中浓浓的英伦气质酣畅淋漓地释放于影片。当伟大的东方快车轰鸣着驶出站台时,雀跃的人们挥舞着手中的格纹毛毡帽,很难不令人想起泰坦尼克号启航时众人的欢呼和期待;当列车冒着滚滚浓烟穿过中欧的森林和雪山时,观众又仿佛看见飞驰的霍格沃茨列车穿梭于神秘的魔法结界。

  雪山峡谷,列车脱轨,阴郁的乘客满身刀伤而亡。

  当大侦探波洛把错综复杂的线索在充满智慧的灰色脑细胞中充分地运作了一番后,本案案情一下子看起来清晰明了并且充满了合理性:投机取巧的美国商人竟然背负着幼女黛西的性命和一家人的幸福,而东方列车上的12名乘客也皆因与夭折的女孩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心碎,他们因仇恨和伤痛聚首,纷纷将刀尖对准弑婴元凶。这大概是蝴蝶效应最悲情的一种重现。

  死者雷切特先生(卡萨蒂)本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邪恶凶手,却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死有余辜。12名东方列车上的乘客必定经过几番私下密谋,制定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复仇计划,不单是为了死去的小女孩和阿姆斯特朗家族,更是为每个人多年来受到的良心上的谴责、精神上的折磨和失去挚爱的伤痛向他追索。抱着“制裁法外之徒”的目的,12名凶手似乎得到了正义天平的倾斜,就连坚信“凡事非对即错”的大侦探波洛也重新审视并且改进了自己的价值观,还向警察编造了一个简单合理的金钱仇杀故事为这12名悲痛的凶手隐藏罪恶。

  虽然在视觉效果和明星阵容上,这一版《东方快车谋杀案》都显得熠熠生辉,但这位过于吹毛求疵的侦探波洛像极了深受推理小说迷爱戴的福尔摩斯,和原著中那位热情幽默的小个子法国人相去甚远,这一不太成功的改编也令波洛的粉丝伤透了心。而相比1974版电影将小女孩黛西被绑架的案件背景在电影开头就做铺垫的良苦用心,新版电影开头表现波洛智慧的不相干案件显得颇有些莫名其妙,而接下来的分析和推理也因缺少铺垫和过程显得生硬而不合逻辑,让没看过原著的观众觉得大侦探波洛似乎是个不怎么讲究证据却误打误撞找出真相的探案奇才。

  这个案件对于观众或是读者而言,最精彩的部分并不在于对案情的抽丝剥茧(因为此案逻辑的梳理实在太需要智慧与天赋,交给神探波洛罢了),而更在于对看似对立的两个概念的探索:何谓对错?

  虽然雷切特先生(卡萨蒂)这个角色由于罪大恶极、阴险狡诈显得有些单薄,善恶划分也太明显,但是创作于1934年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在12位合谋杀人者身上将善与恶糅合,打破了“凡事非黑即白”的教条,影响了后世许许多多的推理作品。你看《名侦探柯南》,哪一集的凶手不是有苦难言,只能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制裁心中的“恶”?类似的,我们在新闻上了解某个案件的前因后果和嫌疑人的苦衷后,心里常会对其涌上一丝同情。

  我们很少能见识纯粹的善良和邪恶,就像生活中所见的黑色与白色的纯度往往值得商榷。?

  这部电影也很容易让人想起现在轰轰烈烈的日本留学生江歌被室友刘鑫的前男友杀害的案子。凶手陈世峰的恶昭然若揭,但现在舆论的焦点集中在室友刘鑫身上。江歌的母亲称她阅读案卷后认为刘鑫在案发时将房门反锁,阻止了江歌逃生;并且在江歌遇害后近一年的时间都不与江歌母亲联系,在江母把刘家的身份信息公布在网络上后威胁不出庭作证,其父母甚至对江歌母亲恶语相向。

  刘鑫不对,可以说错得离谱。此时众多网友在得知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时群起而攻之,一起进行了一场打着正义旗号的网络暴力。观看新京报“局面”视频对江母和刘鑫的采访,刘鑫在谈及自己和家人每天接收到的骚扰电话、短信时声泪俱下,痛不欲生。网友说,即便哭,她也是为自己哭,为自己受到打扰的生活哭,这自私的眼泪,不值得同情,不能被原谅。

  说得没错,刘鑫应该受到惩罚,但问题是,受到谁的惩罚?屏幕背后每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有惩罚她的资格吗?12月11日,案件已经在日本进行了公审,相信读者在读到这篇文章时又有了新的信息和观点。而正写下这篇稿件的笔者像正在网络上对刘鑫口诛笔伐的网友们一样,难以得知事件的真相,更无法预测法庭的裁决。也许江母对刘鑫的判断是对的,她反锁门,无视好友的生命在门后凋谢,那此时,她更可痛斥刘鑫忘恩负义,但仍无权要求她以命相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