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故宫里的寡妇院(2)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12 10:56

海兰珠是在后金天聪八年(明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入宫的,比庄妃晚了9年,她的到来,本来给庄妃平添了几分惊喜。博尔济吉特氏一家两代,三位美女,都成为皇太极的福晋(那时皇太极还没有登基称帝),在中国历史上也并不多见。三位皇妃,无论谁为皇太极生下皇子,都将是博尔济吉特氏家族的荣耀。

但谁也没有想到,慢慢地,美艳无双的海兰珠(宸妃),竟然成了皇太极专宠的对象。

曾经打到北京城下、几乎让崇祯皇帝吓破了胆的皇太极,在宸妃面前突然变得缠绵悱恻,侠骨柔肠。崇德元年(公元1636年)的册封,宸妃被封为东宫大福晋,后来居上,成为四宫之首。

对一个人过于钟情就势必会对另外一些人残忍。皇太极与宸妃如胶似膝、极尽欢愉的时刻,一定让年轻的庄妃感受到后宫岁月的残酷。无尽的长夜里,不知庄妃是否会想起自己在科尔沁纵马飞奔的自由自在,想起草原深处荡漾的马头琴声,还有那泛着奶膻酒香的帐篷……草原上的那只五色蝴蝶,已沦为这华丽宫室里的囚徒。她的寂寞仿佛一滴水珠,在宫殿的檐下,慢慢地拉长着透明的身体。

清崇德二年(公元1637年),宸妃在关雎宫为皇太极生下一名皇子,虽然皇太极已经有了七个儿子,但只有这第八名皇子是由五宫后妃所生,因此一出生就被皇太极定为皇太子。宸妃的地位更令人望尘莫及。

可惜好景不长,皇太子不到半岁就夭折了,连名字都没留下来。高傲的宸妃几乎被丧子之痛击垮,纵然有皇太极的体贴宽慰,依旧无法治愈她内心的创伤。

第二年,后宫的情况就发生了逆转,庄妃终于生了一个儿子(此前她已经为皇太极生下三个公主)。两个孩子,一死一生,决定了大清王朝后世的皇帝将延续皇太极和庄妃的血脉。

皇太极和哲哲皇后为新皇子起了一个吉祥的名字:福临。

福临三岁那一年(公元1641年),宸妃终于带着无尽的伤痛和遗憾香消玉殒。正在锦州松山与明军进行关键性战役的皇太极闻讯后纵马奔回盛京,入宫后伏尸恸哭。

宸妃的离去,让皇太极陷入无以复加的痛苦。他深知,对大明的战争已到了关键时刻,他不能这样儿女情长,有一天,他目光迷离,从中午一直呆坐到太阳西下,充满悔恨地说:“天生朕为抚世安民,岂为一妇人哉?朕不能自持,天地祖宗特示谴也。”②他知道大明王朝的铜墙铁壁在经过女真铁骑的反复冲击之后已经摇摇欲坠了,自己正从事着经天纬地的事业,他把爱子的离去当作天谴,但他也有着无比凡俗的欲念,难于从失去爱妃和爱子这种彻骨的悲痛中解脱。大臣们请他外出巡猎,散散心,他就驰马奔向蒲河,经过宸妃墓,再一次忍不住,失声痛哭。

皇太极在理智与情感的纠结中艰难地度过了两年时光。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八月初九那天,皇太极办完政务返回哲哲皇后的寝宫——清宁宫,坐在南炕上,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清史稿》对他死亡的描述简洁而恐怖:“是夕,亥时,无疾崩”③。

他就这样,在52岁上潦草地离开人世,没有留下一句遗嘱,惨烈的皇位争夺战也就此拉开序幕。皇太极的弟弟多尔衮、兄长代善、皇长子豪格等,都在为谋取帝位而奔走,在皇太极去世的悲哀气氛里,潜伏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此时,在没有人注意的后宫里,有一盏灯孤独地亮着,那就是庄妃的永福宫。从丈夫去世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她不愿空守一个“太妃”的名号,在冷宫里度过清寂的余生。

五天过去了,皇位继承人还是没有尘埃落定。大清皇权也出现了长达五天的中断。八月十四日黎明,两黄族大臣在大清门盟誓,拥立豪格继位,两黄旗巴牙喇张弓持剑,包围了崇政殿,支持豪格的遏必隆等人也早已武装到牙齿,部署在大清门。但是,在崇政殿庑殿举行的贵族会议,却依旧在三股势力之间僵持着,没有人后退半步。那一瞬间,空气几乎凝固了,一片沉寂中,人们仿佛听见了兵器相碰的声音。终于,多尔衮打破沉默,提出了一条折衷意见,那就是三方各退一步,拥福临继位④。



Top